你的位置: > 随笔 >

国内外经典诗歌15首

20
05月

国内外经典诗歌15首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 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 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 想你痛彻心脾 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不能说我想你

而是 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

却装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树与树的距离

而是 同根生长的树枝 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树枝无法相依

而是 相互了望的星星 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星星之间的轨迹

而是 纵然轨迹交汇 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瞬间便无处寻觅

而是 尚未相遇 便注定无法相聚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是鱼与飞鸟的距离 一个在天

一个却深潜海底

《致橡树》

—舒婷(中国)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常年送来清凉的慰籍;

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也像戟,

我有我的红硕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

—扎西拉姆·多多(中国)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一棵开花的树》

—席慕容(中国)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於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我愿意是激流》

—裴多菲(匈牙利)

我愿意是激流 是山里的小河 在崎岖的路上 在岩石上经过

只要我的爱人 是一条小鱼 在我的浪花中 快乐地游来游去

我愿意是荒林 在河流的两岸 面对一阵阵狂风 我勇敢地作战

只要我的爱人 是一只小鸟 在我的稠密的树枝间作客鸣叫

我愿意是废墟 在峻峭的山崖 这静默的毁灭 并不使我懊丧

只要我的爱人 是青青的长春藤 沿着我荒凉的额头 亲密地攀援而上

我愿意是草屋 在深深的山谷底 草屋的顶上 饱受着风雨的打击

只要我的爱人 是可爱的火焰 在我的炉子里 愉快地缓缓闪现

我愿意是云朵 是灰色的破旗 在广漠的空中 懒懒地飘来荡去

只要我的爱人 是珊瑚似的夕阳 傍着我苍白的脸 显出鲜艳的辉煌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普希金(俄国)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回忆。

《雨巷》

—戴望舒(中国)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行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静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的

像梦一般的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支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静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当你老了》

—叶芝(爱尔兰)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再别康桥》

—徐志摩(中国)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的虹

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乘着歌声的翅膀》

—海涅(德国)

乘着这歌声的翅膀,亲爱的随我前往。

去到那恒河的岸边,最美丽的地方。

那花园里开满了红花,月亮在放射光辉。

玉莲花在那儿等待,等她的小妹妹。

紫罗兰微笑地耳语,仰望着明亮星星。

玫瑰花悄悄地讲着,她芬芳的心情。

那温柔而可爱的羚羊,跳过来细心倾听。

远处那圣河的波涛,发出了喧啸声。

我要和你双双降落,在那边椰子林中。

享受着爱情和安静,做甜美幸福的梦。

《致…》

—雪莱(英国)

有一个字经常被人亵渎,我不会再来亵渎。

有一种感情被人假意鄙薄,你也不会再来鄙薄。

有一种希望太似绝望,何须再加提防!

你的怜悯之情无人能比,温暖着我的心。

我不能给你人们所称的爱情,但不知你能否接受

这颗心对你的仰慕之情,连上天也不会拒绝。

犹如飞蛾扑向星星,又如黑夜追求黎明。

这种思慕之情,早已跳出了人间的苦境!

《女孩的心思》

—李洋(中国)

我怕你两个身姿,

一个月色里模糊到头,

一个日光下透彻见底。

我怕你两副俏模样,

一个笑得桃花弯枝,

一个扪胸的忧郁,仿若西施。

我怕这细分辨—-

水中的云来,

山中的云去,

却哪一片是你。

经多少梦中影像,

才看彼岸花开竟是路过的莲子。

这里空荡,

那里惬意。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聂鲁达(智利)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彷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去,如同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嘴.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从所有的事物中浮现,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像我的灵魂,一只梦的蝴蝶.你如同忧郁这个词.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好像你已远去.

你听起来像在悲叹,一只如鸽悲鸣的蝴蝶.

你从远处听见我,我的声音无法企及你:

让我在你的沉默中安静无声.

并且让我借你的沉默与你说话,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简单如指环,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寞与群星.

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沈默,遥远而明亮.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彷佛你消失了一样,

遥远而且哀伤,彷佛你已经死了.

彼时,一个字,一个微笑,已经足够.

而我会觉得幸福,因那不是真的而觉得幸福.

《我孤独地漫游,像一朵云》

—华兹华斯(英国)

我孤独地漫游,像一朵云

在山丘和谷地上飘荡,

忽然间我看见一群

金色的水仙花迎春开放,

在树荫下,在湖水边,

迎着微风起舞翩翩。

连绵不绝,如繁星灿烂,

在银河里闪闪发光,

它们沿着湖湾的边缘

延伸成无穷无尽的一行;

我一眼看见了一万朵,

在欢舞之中起伏颠簸。

粼粼波光也在跳着舞,

水仙的欢欣却胜过水波;

与这样快活的伴侣为伍,

诗人怎能不满心欢乐!

我久久凝望,却想象不到

这奇景赋予我多少财宝,

每当我躺在床上不眠,

或心神空茫,或默默沉思,

它们常在心灵中闪现,

那是孤独之中的福祉;

于是我的心便涨满幸福,

和水仙一同翩翩起舞。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向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 每一座山 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关于本文
  • 属于分类:随笔
  • 本文标签:
  • 文章来源:
  • 文章编辑:XieJie.Me
  • 流行热度:人围观
  • 发布日期:2014年05月20日
随机推荐
各种回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