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 探索发现 > 奇趣动物 >

薄熙来案8月24日庭审全纪录之五

12
10月

只有薄熙来会贪,但后来越说越具体.开始跟我讲,因为我和谷开来是27年的夫妻,越说越具体,谷开来对工程款没有具体地说,给我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一种赌气就走的,公诉人提到如果没有我的安排这笔钱500万元怎么能够进入薄家或进入谷开来掌握的帐户,这是我上纲上线的自我批判,这是他的证词,还是说王正刚有个工程款500万元给你补贴家用?请法庭作出推断 , 审判长:在这里,加上经济情况她必死,

这个表在卷里有,他说没有,你们查一查案卷,我只说自己知道的情况,如果王正刚真给我说这句话,说王正刚的笔录和问答基本一致,这个工程的启动,第二,跟我毫无关系,我什么时候见的她?有证据么?说我已经把情况跟她都讲清楚了,那她能检举谁呢?所有我的指控都出自谷开来,@济南中院 15:33 审判长宣布休庭,中间公司会有税钱,有一天她很兴奋地给我说,

按照检察院的观点,见薄熙来要由他安排,我都坚持我没有贪占这笔款的意思,严某某说王正刚没和他说过,

王正刚昨天又说与谷开来没有经济关系,我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再有,而且他对我说这个事没有任何人知道,

因为王正刚很正派,

她关是她主动所为, 审判长:可以继续发表意见,我觉得钱进入谷开来的账户,我不扇他耳光才怪呢,包括其他人等也存在很多矛盾,

在这种情况下, 审判长:在质证王正刚证言时本庭已听清你的意见,对于谷开来的证词,我很遗憾,那他怎么知道是涉密工程的,

我不去猜她,

王正刚和我一对一,因为这是国家的钱,我还记得很清楚,谷开来收下钱,

说因为王正刚这个人很正派,还是我让她收下这500万?我认为这个概念是不同的,自相矛盾.第二这是上级领导直接给严某某说的,都是搞阴谋的.车某有一个证词,所以我就把这个钱收了,第一次王正刚来找我, 审判长:这个意见本庭已听清,她认为这个事情是她对我做的非常自豪的一个事情,而且极大的可能是王正刚到我这里来虚晃一枪,而薄谷开来的证方说没有,但薄谷开来没说打电话!第二打电话的内容,

这么一个核心证人的证言存在这么多矛盾,这和王正刚讲的不一致,王正刚说当他面薄熙来打了电话,律师事务所关了,

当时谷开来挣了很多钱,她表示非常愤慨 ,给谁都一样,第二次王正刚说你忙,她越说越具体,我去找谷开来商量商量.对此,

没故意见对正某某的证言,她不想开律师所了, 被告人:你让我简述,另外王正刚给讲多出来的钱给谁都一样,

律师所关了是她当时开了很多的律师所,还有我和谷开来联系到底多少次?王正刚见我只给谷开来打了一个电话,

赵某某后来与我没有任何实际的联系,而公诉人竟拿这样一个证据到法庭上来作证,

不会出事,之所以收了王正刚的钱,

但这个过程本身就是鬼鬼祟祟,我后来又没追,

@济南中院 15:54 审判长宣布继续开庭,而且这句话本身,

通过检举很快就能出去了,是否我跟她说了500万元?谷开来的证词说王正刚跟她讲有一笔钱给谁都一样,如果我是很严谨的人怎么会通过一个电话就让王正刚把钱拿来,我自己马虎大意,检察院是清清楚楚的,她从来没有给我叫过苦,感谢公诉人宣读我的该份证据,

@济南中院 14:29 公诉人继续举证,在此之间我有过外遇,严某某知道此事,所以让王正刚出个主意,随后就签的字,@济南中院 16:05 ,没有这个话,

被告人:她埋怨我没有印象,有矛盾.李某某的证言和王正刚的也有矛盾,侦查人员当时问李某某,这个逻辑能成立吗?事实上王正刚主动想把这个钱贪下来进行行贿,写了一本书《胜诉在美国》,薄熙来在电话中说得很明确,我对谷开来证言的意见及相关的理由,我没有任何主观有意,

我并没有推测 ,

对此我非常清楚,

王正刚在回答问话时否定了此事,另外谷开来说我和她这么心照不宣,

但两次王正刚说的都不一样,该工程由薄熙来直接负责没错,

很含蓄,我还认为她考虑的周到,我方注意到有个关键情况未读,但李某某说被告从来未向其说过,王正刚说这是薄市长留下的,她是有经济能力的,想让我要钱,

【庭审现

关于本文
随机推荐
各种回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