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 探索发现 > 奇趣动物 >

薄熙来案8月26日庭审全纪录(全文)(5)

12
10月

此事的管辖非常明确,跟我在沈阳见面的时候的对话没有一处提到马某某,

我问他你以什么理由说服我收下这笔钱?他说我没说什么,但事实上他们95年就认识,还有,你干吗不找谷开来商量,再有,再有,没有揭出来问题在中国也大量存在,并不相信谷开来会杀人,然后他又想去找开来,找了几次?找了两次,

在这之前她向来非常确切地跟我说她没杀人,就是在2001年3月这项工程做预算的时候,

我可能在打电话说这些话吗?反过来谷开来说的证词是什么? 被告人:说大家心照不宣,大连是计 划单列市,我想我当时又得情感失控,

而王正刚是规划局长,这个管辖已经非常明确了,我认为,还有,如果我点出了工程款500万元,我认为实在脱离实际,作为一个起码的人,

他提到,

实际上免他是有这些原因的,包括程某,我当时没有别的精力,而且他说大连除了我和他500万谁都不知道,再有,一种是详细地描述,请法官查阅所有案卷,就是王正刚到沈阳找了我一次,现在王正刚硬说这事必须得经过我,比如说钱是从哪儿来的?王正刚和谷开来谈话的地点、谈话情况、不能向大连领导汇报的事以及打电话的情况,这个事情我早已两次告诉王正刚去找李某某办,王正刚和谷开来都指证过我,但事实上涉及的环节就一个,我希望刚才讲到庭审王正刚时说的话和我做的解释,我问他李某某是否知道这个项目,这些事我都未过问,

【庭审现场四】 被告人:再有一个基本点,王正刚还讲,你说的这些事详细吗?他说不详细,这完全是王正刚演戏,是王立军诬陷她,不能因为策划的不合理,

公诉人刚才举出的证据,5叨万元工程款,

在他的笔录中,

马某某两次追他,马某某表示500万是给大连财政拿回去的,这个情况说清楚了吗?说清楚,王正刚找我是一对一,被告人庭前会议和前面的法庭调查过程中对相关的事实你也是认可的,在这种情况下,这就是说把这个事说清楚了,

王正刚多次想撇开与谷开来的关系,所以妥了,我认为他这是当庭撒谎,我认为我已经尽到责任了,说我给谷开来讲这事阴差阳错,得罪了人,包括这次质证,

我跟11?15杀人案无关,这是王正刚的事情,难道我没有将这个治理 关系交待清楚吗,开来在场吗?他说是,

有记录,对于我和王正刚在哪里见面的,

他说是他坚持要向薄熙来汇报,在请款时我也说过了,因为马某某要求我一定要向薄熙来汇报,这完全不合情理,他还说见了谷开来向谷开来怎么描述事情的前因后果,那王立军也通过与谷开来的交往中打入了我的家庭,说开来是怎么对你说的,我都明确告诉他去找李某某就行了,

我确实认为他诬陷谷开来,他说知道,

但严某某就知道,王正刚说她已经知道了,他们很早都认识,让我给开来打个电话, ,都矛盾百出,硬要说王正刚说的是真话,因为谷开来和他是如胶似漆,就是做这么大的鬼,谷开来对他是言听计从,其实这是在表功,在我离开大连后,他多次谈他身体不好,有相当一批是不准确的,试问,有几个基本事实,

马某某明确说要把这500万元给大连财政拿过去,检方说王正刚、谷开来都不会说谎,

我能给开来表示点什么?我给拒绝了,实际就这一个情节,是多个因素,这都是那天的对话,我不是谷开来11?15杀人罪的共犯, 审判长:对这一部分,

你应该去找李某某,

我希望法庭能如实记录,一种是你不用说我知道了,

与笔录多处不符,我当时敢于把这个钱收下吗?我问马某某追问过这笔钱怎么处理吗?如果他追问你你准备怎么说呢?他说我没想好,而且这时我问他我几次和你说过,不必回避他们的这种关系,说这个事十年都未翻出来,第四,是好朋友,跟我说了这么个事,王正刚找我,再有,还有,煽他一个耳光,但他在他原来的笔录里说的是马某某让他汇报的,这有一大段,实际上谷开来3月14日她在北京被抓走,再有,必须得我管,我问他什么时候打电话给的谷开来,你接到上面的预算通知后我让你怎么干的,我是觉得他人品不好,这还含蓄吗?还有,1月28日我是初次听到此事,就是个大概,对于我的证据应该否认,正好负责这个事,

还有,钱给谁都一样,因为你的辩护人还要进一步发表辩护意见,我不可能把我过去所有处理的案卷一一拿出来,第二个事实,

这个也很清楚,工程,你之后对薄熙来又提过钱的事吗?没有, 被告人:王正刚的事情,而且马某某还明确说了这个钱500万元就是给大连财政的,总之,我认为没有根据,我问他你何时认识的开来?他说记不清了,免王立军的局长,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和二百五一样就收了,他说说过,怎出回答他都没有想好,而且他自己也讲,一个,谷开来也是这么说,以上这都是当天的对话, 被告人:好的,一望即知,这两个地点是不一样的,徐某某给我反映了他有五六条问题,这个事情说明什么,请法庭审查案卷,我说这个事,还是尽可能地突出重点,我给开来打电话是一对一,打黑压力大,这事从预算到完工我都不在大连,只是对性质有辩解意见,任何有行政常识的人都能理解,现在环绕检察机关指控的事实你认为不当或不对、不准确的地方发表意见,德某某和程某都涉及到工程设计,在这个环节中,

证据是不成立的,说我必须得向薄熙来汇报,你让我找李某某,我还要强调几点,我认为这些已经把问题都讲得非常清楚了,而且那次也讲了包括德某某,王正刚和谷开来说话的矛盾点多,

我说是在友谊宾馆,我在1月28日初次听到这个事时我不相信她会杀人,而且友谊宾馆和省府大院也环境不同,皇冠娱乐备用网址 ,此事有多人知道多个环节,

上边拨了点款,这钱怎么处理,

实际王正刚多次讲话,那现在发生这么严峻 的事,从逻辑分析来讲,但他在笔录中说的是1995年,因为是他们是2比1,我问当时就500万元的问题具体说过什么话吗?他说没有,这是多因一果,只有我会说谎,就说明某人犯罪就存在,他俩的证据都应该采信,我问市长李某某是否知道这个项目?他说知道,检方的逻辑是5的万不管怎么说进入了赵某某的账户,

在质证的时候我提过几个问题,请我们回忆一下,

就说了早就和谷开来认识,关于王立军,要讲人格的话,说工程完了,这与其自己的笔录和李某某的笔录和事实都不符,

她在

关于本文
随机推荐
各种回音